難得的空閒, 昨晚我們母子三人窩在弟弟的床上, 閒聊; 過了半個小時, 我

起身要回房間睡, 哥哥也跟著我走, 這時弟弟說甚麼都要去跟我睡, 有鑑於

他每回的胡鬧, 我已經再三地跟他曉以大義, 但他還是忍不住"我就是要媽媽!"

 

週二老爺終於決定帶哥哥去看醫生了, 從五月底我發現他的兩腳大拇趾異常腫大,

這才發現他的趾甲戳進肉裡, 這小子居然忍著都不說, 經年累月不管寒冷或酷熱

他總是喜歡穿著襪子, 很難發現, 既然知道了, 老爺居然決定自己買藥來醫治,

拖了二十天, 終於承認了"好得很慢".  一去醫院, 外科就說拔趾甲, 他當下打

電話給我, "哥哥周五有期末游泳測驗,還有去美國一事怎麼辦?" 能怎麼辦? 當

然是搶救他的腳比較重要, 就這樣連續兩天, 一天拔一個趾甲.

 

第一天拔趾甲, 等麻藥退了, 哥哥的臉上滿是痛苦的線條, 怕有狀況, 當晚他

我睡, 以便就近照顧.  就醫之前我萬萬沒想到要拔趾甲, 因為自己敷藥20天

了嘛, 所以那天他們父子倆回來, 我痛罵他們一頓, "疏忽! 大意! 不顧自我身體

的管理! 自以為是的醫治, 拖延就醫".  當日家裡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音, 大家大氣

不敢吭一聲, 連哥哥痛得難受都不敢說, 當然弟弟也不敢對我"下令"(哥哥今晚跟我

睡)有意見.

 

這天, 我雖然大大數落他們的不當處置, 但也心疼哥哥; 而他還是盡可能的將該複習

的功課做了, 還力撐到晚上十點半才睡覺, 雖然這期間他有時候很痛去床上或沙發上

躺一下, 不出十分鐘他又回去書桌前了, 還做了課外的英文作業, 除了練鋼琴和小提

琴. 他真的忍了, 這一切我看在心裡, 夜裡除了頻頻醒來看他的狀況, 也決定明早幫

他揹書包上學,看他怎麼行走.

 

一早天剛亮, 五點多就醒來了; 弄完早餐, 也將自己打扮就緒, 催著一家出門上班上課;

揹著哥哥的書包(超超重的), 跟著他的步伐走進校園, 爬上四樓, 確認他行走無虞, 他

在教室前緊張得跟我要他的書包(怕被同學看到, 也不要我將書包揹進教室).

 

想想孩子拔趾甲的痛, 我不忍心再板著臉對他, 昨日他放學我直接在校門口等他, 再驅車

去醫院回診, 沒想到醫生居然提議當下將另一隻腳拇趾也馬上處理(不是說星期四才要做嗎?

怕他痛得無法承受, 兩腳沒辦法走?) 無奈醫生星期四只早上看診, 要請假就醫? 哥哥不要.

那只好做了. 

 

回到家, 哥哥臉上痛苦表情比前一天還多, 麻藥一退還矇正被子裡哭, 事已至此, 哥哥還是

得跟我睡囉. 弟弟也在昨天下午跟我道歉星期天他貪吃的事, 因此他在"慈母"又出現時, 他

不禁又想耍賴, "哥哥能跟媽媽睡, 為何我不能?"  哥哥腳有傷呀, 媽媽得照顧他, 那我也要.

看來他又想贏了, 用胡鬧的方式.  我知道他看哥哥能待在媽媽身旁, 他也想撒嬌, 只好按耐

他"等去美國, 你在跟媽媽睡, 好嗎?"  他想想, 還是噙著淚嗯嗯嗯, 拉起被子矇住頭, 我也答

應他陪他到他睡著, 他明明想睡了, 還一直撐著撐著, 看他一度睡著了, 抽出他握住的手, 他

還有稍微的意識, 身手在空中抓呀抓的, 想抓回我的手. 

 

一早吃早餐時, 哥哥說他昨夜沒睡好, 一直翻身, 這我知道, 問他是痛嗎? 他說也許是吧!

(是就是, 硬撐), 接著他又說, "媽媽, 你待會兒還是要陪我去上學, 我覺得腳比昨天還疼"

(孩子疼時, 還是想找媽媽). 既然如此, 媽媽能做的只有陪你囉, 我又不能代替你疼.

 

多年前帶娘家爸媽全家去美國玩, 哥哥和弟弟一路搶著要媽媽;一日用晚餐, 當著大夥的面

兩兄弟又上演搶媽媽大戲碼, 阿嬤看不下去, 說話了"拿菜刀來, 阿嬤把媽媽切一半, 你們

一人一半", 話一出, 哥哥連忙說"不要, 這樣媽媽就死了", 弟弟呢? 他說"好啊" (這傻小

子還小, 真的不懂耶)

 

 

綜觀他們兄弟平日的言行, 好像真的很依賴媽媽, 但其實他們比較愛自己, 不然他們不會

胡鬧讓媽媽傷腦筋, 或放任自我的隨性讓媽媽擔心.

 

弟弟讀幼稚園時, 一日我正在洗早餐的餐盤, 我早餐的水果-芒果, 還沒吃放在餐桌上,

不一會兒聽到弟弟哭了, 急忙跑去看他, 他卻哭著跟我說, "媽媽, 對不起, 我吃了你

的芒果" (還以為出了甚麼事, 原來是他貪吃, 哪有甚麼事呀!)  問他, "媽媽不是有

給你吃過了), 噙著淚的他說"還想再吃嘛!

 

哥哥呢? 想要媽媽陪, 又怕同學的眼光, 唉呀! 真麻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ouchou 的頭像
chouchou

chouchou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