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兒哥哥剛結束第三次段考, 也就是期末考, 應該是可以鬆懈的時


候了; 昨晚睡前交代孩子們, "絕對不要在七點半前醒來, 但是最晚


七點四十五分得起床, 八點四十五分要出門送哥哥去上星期二調到


星期六的英文課, 然後再送弟弟去清大的梅園寫生". 

 

今天果真很配合, 沒人早起, 上學日要媽媽叫起床, 休假日自動得


七點前就起床活動的弟弟也睡到我一直魯他才醒來; 看來, 真的是累


了, 昨天弟弟4:25上了一個多小時的鋼琴課, 緊接著, 全家趕著出門


塞進車陣中, 去市中心上小提琴課,到八點才回到家, 簡單的吃完晚餐

後, 弟弟又去練了四十分鐘的琴, 哥哥補他落掉的進度, 唸他的空中


英語教室.  

 

 

雖說考前跟兄弟倆喊話, 要他們拼一點, 寒假時媽媽才不會碎碎唸, 結

還是不如預期; 弟弟第一天考試就發燒了, 第二天的精神狀況更差,

都稍微退步了(期中考拿滿分, 要進步是不可能啦), 除了英文. 

 

 

哥哥嘛?  考前讓我緊張的是, 他虎頭蛇尾的態度, 周末埋頭苦讀抱佛腳,


到了星期一(停掉當天的課外課)他宣告"讀完了", 就此, 開看得出來


他鬆懈了對考試的警戒, 星期二&星期三都如此, 即便我好意提醒, 他依然


故我; 第一天考了六科, 他回家就報告了生物和歷史兩科成績, 我聽了非常


不滿意歷史的分數, 從第一段考的滿分, 第二次92分, 這次居然又掉了4分,


真的無法接受"背的科目這麼差", 尤其是他的記性是如此得好.

 

我也很不能理解, 為何學校在期末考還沒全部結束就公佈成績; 第二天放


學, 他一見到我就說"媽媽, 我國文九十幾" (他的意思, 國文進步了,要


討我開心). 之後, 疼愛他的前鋼琴老師在書房上弟弟的鋼琴課, 心急地


問他"考得如何?", 他一一宣讀成績, 最後聽到地理的分數(最差的擺在最

講) , 我愣住了, 啥!比歷史還差, 老師一直幫他說話"說她那資優女兒

也是社會科較差", 還要看看其他同學的成績才能斷定是否真的考題難了,

唉! 若是如此,怎麼他的班排還是文風不動呢?  那前面那三位同學就沒寫

到難的考題嘛?

 

很難過, 第一次段考後, 我明確告訴他, "你目前所處的落點在最多競爭


對手的範圍, 要他努力拉開距離", 結果他有啊, 不是往前進, 而是往後退,


每一次段考就退一個平均分.  唉! 光我擔心有用嗎? 

 

今天一早出門, 發現路上的車潮比平時星期六早晨來得少, 看來期末考


完, 還趕著上課的大概就我們了.  兄弟倆上午和下午都有課要上, 加起

來有四堂課, 我們這對父母就來來回回的接送他們, 從八點四十出門,到

下午四點才又再度進到家門, 休息一個小時, 等到五點還得去圍棋教室

接弟弟. 好忙的星期六, 星期日呢? 得在家補這陣為考試落掉的進度, 孩

子們不敢喊"辛苦",我不問他們如何想, 哪個孩子不想玩?  習慣日常的作

息和練習就好, 因為他們也知道"學習的辛苦是一時, 不學的痛苦是永遠的"

(洪蘭老師書中曾提出這句話, 與孩子們分享後, 若問他們要不要學, 他們

都會回答"要")

 

現在, 星期六晚上, 看了一下電視, 關掉電視後, 兄弟倆正下著棋, 弟弟


說"哥哥, 圍棋教室的人都在問你甚麼時候要去下棋, 大家都想念你, 連


老師都問到你", 接著他又說, "我告訴他們, 哥哥有要補習的課".  圍棋


教室的沈老師和師母知道, 哥哥選擇了別的路, 放棄他也很愛圍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ouchou 的頭像
chouchou

chouchou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