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1176

當媽媽是很有脾氣, 又氣又長, 孩子怎麼辦呢?

養兩個男孩外加一神經大條的老爺, 真的DNA傳得好, 很難不生氣發飆,

他們真的聽不懂人話, 講過的話, 三申五令的, 還是屢屢忘了, 氣了又

氣; 他們三人中就屬弟弟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媽媽結束對他的怒氣, 相處

了二十多年的老爺都沒他這份能耐, 哥哥還會私底下問弟弟"如何讓媽媽

消消氣呢?"

 

弟弟是很能善用情勢的人, 順水推舟, 讓人卸下心防; 放寒假前的周末

美術老師要他們到梅園寫生, 那天風好大, 氣溫也驟降了, 出門前他跟

我為了穿衣服這件事討價還價, 僵持不下, 讓我氣呼呼的, 原本認為聽話

的他, 和我相近的他, 會很容易接受我的話, 沒想到他番起來亂, 不肯退

步; 我撂下話, 不聽我的, 你看著辦, 既然我不肯和他在纏鬥, 自然我也

不可能陪他寫生(但我又放不下他一人, 雖然現場有老師和同學), 只好由

老爺在場陪他. 我送完哥哥去上英文課後, 還是走進偌大的校園去找他們

父子倆(看弟弟有沒有穿上防風外套).

 

發生這種事, 保持沉默一向都是我的態度, 到了隔天冷冰冰的我留下他們

在家, 去市中心買哥哥的衣物. 中午再由老爺開車來載我去吃飯; 等著叫號

時, 兄弟倆在餐廳前的花圃前追跑, 一個不小心弟弟跌倒了, 問他有事嗎?

(哥哥當時教他別說"你受傷流血, 否則媽媽會更生氣")

 

午餐後, 想說學期末了, 等著放寒假了, 全家去假日花市逛逛; 過年前

的市集人潮很多, 叮嚀他們要跟緊一點, 之後弟弟悄悄地走到我身旁

將他的小手放到我的手掌中,然後扳開我的手指再插進他的, 一根手指

一根手指折回去, 以便讓我和他十指緊扣, 我把手指全放開, 他又重複

地做一遍, 當我往下望著他, 他用可憐兮兮的神態說"媽媽, 我怕會走

了", 這就是他.

 

 

走著走著看到玩賽車的場地, 心裡心疼他們拼期末考的辛苦和一學期

的努力, 讓老爺給他們玩碰碰車, 看他們快樂的.

 

在那兒, 他們看到沒了半張臉的身障人士, 和斷了下手臂用僅剩的一

勾著塑膠袋幫客人結帳包裝的賣鞋老闆. 買了鞋, 我拎在手上,繼續

逛著走, 弟弟又來到我身邊, 接過去我手中的袋子換到他的右手, 牽起

我的手, 說聲"媽媽, 我幫你拿", 這是他順勢而為的貼心. 

 

跟哥哥說時, 他這才恍然大悟, 搶著要拿弟弟手中的袋子, 這不是出於

自動的行為, 不會太矯情嗎? 哥哥和老爺就沒弟弟來得細膩. 

 

至於, 弟弟給哥哥的"讓媽媽消氣"的妙方是--撒嬌. 現在的哥哥他似乎

抓到一些; 以前, 風暴下的哥哥是不敢吭聲, 他自知引了火, 火還沒

滅, 前最好別再出聲, 現在他懂得化解了, (他知道媽媽至始至終, 無時

不刻的關注著這個家, 即便媽媽對他們態度冷淡, 那都是表面的) 他會當

我們之間甚麼也沒發生過似的, 跟媽媽匯報今日在學校的事, 總有媽媽

感興趣的話題, 引發媽媽問話, 如此一來壟罩著媽媽的那層低氣壓自然

失得無影無蹤(很沒志氣的媽媽, 是吧? 跟自個的家人談志氣, 太傷了)

 

至於, 跟老爺的氣怎麼消, 老爺對我是沒輒的. 但我最近懶得理他, 表面

上對他的冷淡, 只是想求得心裡的平靜, 可以不理會他, 不去思考他的神經

大條, 無厘頭也可以讓自己休息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ouchou 的頭像
chouchou

chouchou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蔚藍
  • 這種氣,只有童是當兒子的媽的我最懂啦!